临近年末,聚酯工厂与织造企业的博弈却正在展开……

发布时间:2020-02-22

每年临近年末,织造企业都会囤原料,而一旦到了这个时候,原料价格一般不会涨得太厉害,甚至偶尔给出一些小优惠,小促销,让织造企业多买一些。就跟双十一、双十二Ω一样,一边花便宜的钱购物,一┛边则是趁机去库存,也不影响产品正常的定价∝,这★成了织造企业与聚酯工厂之间的一个小默契,然而今▽年这个默契却被打破了。


聚酯工厂打破“▨潜规则”,织造企业“难上加难”


今年年初的时候,由于聚酯工厂涤丝库存过高,涤丝在开年以后降价了,使得织造企业上一年的囤货囤亏了。等于你在双十一买了东★西,结果过了一个礼拜发现现在的价格竟然比促销价格更便宜。


织▊造企业和普通的消费者不一样,采购的原料数量级也完全不同,这就导致了他们对价格更加敏感,去年囤货吃的亏让织造企业有了“前车之鉴”。


经过一年不景气的行情,织造企业和聚酯工厂的日子都不好过。


对织造企业来说,大量的坯布库⇔存积压了过多的资金,市场上产品同质┄┅化严重且产能过剩,布的价格与利润上不去,因为种种原因机器不能停,但织出来的布๑·ิ.·ั๑很难卖出去只能继续增加库存。


对聚酯工厂来说,现在也面临着一个高库存的局面,就涤丝利润来说基本也是亏本经营,上游PTA市场看空,如果高库存的问题不解决,涤丝价格甚至还有进一步下跌的可能。


年底最后一波κ行情,双方博弈悄然展开


年底备原料可以说是今年织造、聚酯产业链中的最后一波行情了,对双方来说都至关重要✿。✿,而正是因为处于买卖双方,织造企业与聚酯工厂似乎存在着天然的︰对立性,而在最后一波๑行*情到来∑的时候,双方的博弈也正在无声地展开。⊙

 

 

对双方来说,目前最大的问∏题都是去库存,过高的库存即压制了价格∈,又占用ω了企业的现金流。


对织造企业来说,需要在今年应收款较为难收的情况下保证自己的现金流,就不能花很多资金购进原料,坯布库存短¤时间内难以变现。此外因为临近年底,可以控制工厂放假的时间,提前放假时间某种意义上能|够代替抛货止损,但是这种方式会对明年开年以后招♂收工人造成一定的不利影响。对于囤货的问题,因为不看好明↹年开年原料会上涨,在规避风险的前提下●,织造∩企业普遍☆选择少囤货或者不囤货ρ。


对聚酯工厂❤来说,事实证明买涨不买跌已经成为了一种“老黄历”了,⿵目前下游织造企▓业资金链紧张,没有能力承受由炒作带动『起来的原料价格,反而促销却能带动一波精打细算纺织人的购买兴趣。目前来看,聚酯工厂大概率会采取加大减产力度的方式去库存,但因为这种方式付出的隐性成本太高,因此在年前采用各种方法尽力去一些库存。


原★料价格强行拉涨,织造企业无力买账


但从现阶段的情况来看,涤纶长丝的价格一直上涨,但是织造企业对此并不买账,聚酯工厂产销不见起色,涤丝库存依然在累加。


聚酯企业近期维持涤丝价格上涨有些“刻意”,如果按照正常的情况发展,即使未来产销回升,但因为库存过高,涤丝的价格⊕短时间内也很难上涨。临近年末了,如果现在拉高涤纶长丝的价格,虽然不利于去库存,但对聚酯企业来说无非是◇再加大一ↅ些检修±力度的事情,但却拉高了⊙明年的涤℡丝的基准价格。到了来年织造企业开工,该买的丝依旧是要买的。总体而言,这对聚酯企业来说是一件利大∕于弊的事情。


但对织造企业来说,近期的涤丝价格上涨进一步压缩了利润,一部分经营良好的企业还可以接受,但对那些本身就库存高企,艰难度日的企业来说,无疑又进一步加大♥了他们的压力。


中美谈判取得进展,明年行情或能好转


今年行情变差,除了去年≥因为行情太好导致原料端和织造端“放飞自我”以外,最重要的就是终端纺织服装需求没有跟上来,在既有纺织行业“好三年、坏三年”的周期律的作用,但更为直观的则是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。


12月13日,中美之间就第░一阶段的经贸۩协议文本达成一致,美方将履行分阶段取消对华产品加征关税的相关承诺,实现加征关税由升到降的转变。


中美之间开始逐步取消关税对纺织行业来说绝对是一个巨大利好,能够从需求端根本性地解决现阶段织造市场供大于求的问题。如果订单能够回暖,那目前纺织企业与聚酯工厂遇到的这≧些问题都能迎刃而解。


从近期走访市场看到的现象也是这样,随着一个个利好的到来,纺织市场对明年的信心开始充足了起来,Γ年底的时候无论是卐织造企业、贸易商还★是染厂都出现了今年难得一见的忙碌景象,这或许会是明年行◆情的一个好兆头。